本文作者:燕子

做好领导的六件事:第六件事:赏与罚(2)      

燕子 2个月前 ( 04-28 ) 46 抢沙发
做好领导的六件事:第六件事:赏与罚(2)      摘要: 第六件事:赏与罚(2) 犯法当罚必须重罚  有时候,属下犯的错误非常严重,作为管理者必须执行某种形式的惩罚。当必须惩罚时,不要犹豫,拖得越久,对应该受惩罚的人来说,侥幸心...

第六件事:赏与罚(2)

犯法当罚必须重罚

 有时候,属下犯的错误非常严重,作为管理者必须执行某种形式的惩罚。当必须惩罚时,不要犹豫,拖得越久,对应该受惩罚的人来说,侥幸心就越大,而你的日子就更难过,也越容易使别人误解你的惩罚不公平。

 假若你惩罚的目的只为防止未来,那你应谨记主要的防止未来因素,而不必太过严厉,通常要附带某种形式的纠正行动。

 在17世纪的英国,拦路打劫的惩罚是处死。而到了今日,同样的罪只不过是几年徒刑而已。不过,按照比例来算,拦路打劫的事反而更少了,原因是在今天被抓到的机率也要高得多。

 在美国,抢劫的比率却越来越高,其中的原因很多,不过绝不是因为惩罚降低了。在美国的抢劫罪从来不是死刑,如今抢劫增多,乃是因为破案率还是和以往一样低。

 惩罚的一个重要含意不只是为了惩罚而惩罚,而是要达到惩罚的目的。

 在拉丁文字根里,“惩罚”的意义就是“教导”。惩罚的轻重全视领导者想“教导”对方的程度。假若你要团体中的成员尊重他们的领导人并尊重自己,要求他们做事达到最高标准,这就要靠慢慢教导,并不是一蹴可就的。你无法平日放松,一下就要求严格。

 华盛顿曾说过:“使人达到适当的服从,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功,甚至也不是一月一年之功。”华盛顿明白,要培养一个团体的高标准纪律,乃是件极其艰苦的工作,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达成。

 但他还未说出另一件事,那就是一个团体的纪律已经败坏,要想重整比新建还要难上几十倍。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军事将领和民间主管被调职的原因。因为旧主管不能维持团体高度标准的纪律,只有换新主管来扭转乾坤,建立坚强的纪律。

 假若你的团体纪律已在走下坡,那你该怎么办?首先你应该建立自己为一个高标准的模范。你别指望你自己做不到,而能要求属下维持高标准的纪律。

 另外,找出某个范围来,先集中全力整顿这方面。譬如说,你的团体每天午餐时间是规定一个小时。多年来大家全是拖拖拉拉的不遵守,有的人不但超过一个小时,甚至快两小时还未回到办公室。

 假若你是新来的领导者,你可以同时作许多新的改革,将为什么这种现情况无法接受的理由全部列出来。譬如说:这对公司是一种欺骗,这是不敬业,客户商谈业务会找不到人,团体形象遭到破坏,为按钟点计酬人员及年轻经理人做不良示范等等。

 然后你应下决心惩罚那些再不遵守公司规定的人。这可以用罚薪或是留待查看等方式,到必要时甚至不惜开除。关键是要注意绝对公平合理。同时也应将整个情况衡量一下,大家都将午餐时间拖长,是否有它的原因?要如何来处理?你考虑事情是否完全周到?

 等一切都准备好以后,你可以召集全体人员,当面告诉他们这个问题和解决的办法,你还应该有回答任何问题的心理准备。假若你明白你自己要讲的是什么问题,属下才会明了你是对的,然后他们才会支持你。事实上你会发现到,看到你这样做,那些平日守规矩的人一定很高兴。他们会觉得多年来有很多人都拖延午餐时间,相对来说,等于是掠夺了守规矩的人的时间,加重了他们的工作负担。

 反过来说,要是操之过急,在纪律松弛已久的情况下,突然严格管束会引起太多的怨恨。这种怨恨反而会影响你的改革,引发其他许多问题。

 但是,不管你要作什么样的改变,一旦开始实行,就要往正确方向实施,当罚必须罚。

 如何掌握赏与罚两大法宝

 英明的君主驾御臣下,靠的是两根大棒:刑和德。杀戮叫做刑,奖赏叫做德。作为臣下,无不害怕被责罚而喜欢受奖赏,所以君主只要掌握好刑和德这两根棒,那么群臣就会害怕他的威严,而去争取奖赏。可是世上的奸臣则不是这样:对于自己憎恶的人,能够借助于君主而惩罚他,对于自己喜欢的人,能够借助于君主而奖赏他。有些国君不是把赏罚的大权紧紧抓在自己手里,听任大臣专擅赏罚,结果使全国的臣民都害怕这位大臣,而不害怕君主,离开国君的治国主张而投奔大臣,这就是君主丧失赏罚大权的危害性。老虎之所以能够制服狗,凭借的是它那锋利的爪牙。如果让老虎放弃它的爪牙让狗使用,那么老虎反而要被狗所制服。君主,靠的是用刑、德来制服群臣,同理,君主放弃了刑、德大权而让臣下去掌握,就等于是君主反而被臣下所控制。例如,田常上请奖赏的大权,由他掌握在群臣中施行,下面用小斗收进、大斗放出的办法向老百姓施舍,齐简公就这样放弃奖赏大权而交给了田常,最终简公本人被田氏杀掉。宋国大夫子罕对宋君说:“奖赏赐予,这是人民的喜庆事,您亲自掌握;杀戮惩罚,这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,由我来担当。”于是宋君把惩罚的大权交给了子罕,最终宋君被劫持。田常仅仅掌握了奖励的权力,就把简公杀掉了;子罕仅仅掌握了惩罚的权力,就把宋君劫持了。在历史上,有许多大臣兼掌奖赏和惩罚两个大权,那么他们国君的处境,肯定比齐简公和宋君危险多了。那些庸碌愚蠢的君主,刑、德大权一齐旁落于大臣手里,而能够安居其位,这种事是从来没有的。

 君主准备禁止奸邪行为,就必须审验形和名、言与事,看它们是否一致。每个人都陈述自己的意见,按照个人的陈述而授给他一定的职事,专门按照他的职事来要求他的功效。功效和职事相符合,职事和他当初的陈述相符合,这样就给以奖赏;功效和职事不符,职事和言论不相符合,就要加以责罚。春秋战国时期,韩昭侯醉了酒而躺在床上休息,主管帽子的官吏见到君主有点儿凉,就给昭侯身上加盖了一件衣服。韩昭侯醒来后很高兴,问左右说:“是谁给我加了件衣服?”左右回答说:“是管帽子的官吏。”韩昭侯于是对管衣服的官吏和管帽子的官吏一同治罪。惩罚管衣服的,是因为他失职,而惩罚管帽子的,是因为他越权行事。这并不是说韩昭侯不怕冷,而是因为害怕越权的危害性比受点儿冷大得多。所以英明的君主豢养臣下,要求他们不得越权行事而立功,不得言论与实际不相符合。越权应当杀掉,而言行不一致则应受惩处。各自坚守自己的岗位,言行一致起来,那么群臣在一起,就不能够结党营私了。

 韩非子认为,赏和罚是统治者手中的两根判笔,统治者必须牢牢掌握。一旦失手,政权就会丧失,局势也会跟着混乱。

 擅用赏罚者必有厚报

 一、欲得忠士,需买人心

 作为管理者,身边没有一两个忠士是不行的,所以,领导人都习惯采用收买人心的方法来获得他人的忠诚。

 秦穆公就很注意施恩布惠、收买民心。一次,他的一匹千里良驹跑掉了,结果被不知情的穷百姓逮住后美餐了一顿。官吏得知后,大惊失色,把吃了马肉的三百人都抓起来,准备处以极刑。秦穆公听到禀报后却说:“君子不能为了牲畜而害人,算了,不要惩罚他们了,放他们走吧。而且,我听说过这么回事,吃过好马的肉却不喝点儿酒,是暴殄天物而不加补偿,对身体大有坏处。这样吧,再赐他们些酒,让他们走。”过了些年,晋国大举入侵,秦穆公率军抵抗,这时有三百勇士主动请缨,原来正是那群被秦穆公放掉的百姓。这三百人为了报恩,奋勇杀敌,不但救了秦穆公,而且还帮助秦穆公捉住了晋惠公,结果大获全胜而归。 



文章投稿或转载声明

来源:leopard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保留出处。本站文章发布于 2个月前 ( 04-28 )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德言堂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46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